イエスかノーか半分か

イエスかノーか半分か/一穂ミチ(著)/竹美家らら(イラスト)/2014-11-25/新書館(ディアプラス文庫)

双重人格的新闻主播国江田計,是主播技术也非常了得的人才,表面上对任何人都非常亲切,心胸宽阔、人见人爱;但内里却非常毒舌而且自我中心。每天晚上下班之后穿成贫民的样子戴上眼镜口罩到处散步,还热爱品尝垃圾食物。某天,計因为工作遇到定格动画师都筑潮。两人家住得很近,当晚居然就偶遇了,而且还是計走路的时候不注意交通而撞上骑着自行车的潮。因为計的打扮以及完全不同的口吻,潮没有认出他。于是两人开始奇妙的交往。

全书分成两个故事。第一个是从两人认识到交往的过程。計因为撞伤了潮,隐瞒自己的身份,自称叫オワリ,每天夜晚都去潮家帮定格动画的制作打下手。潮一方面渐渐对这个不愿意摘下口罩的青年オワリ暗生情愫,另一方面又开始对工作时接触到的国江田計产生好感。

本来这种设定,我应该很吃的才对,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看下来却感觉通篇都很平淡。尤其是接近结尾的部分,双重性格被揭发、两个人其实是同一个人这里,很多build-up却几乎没有爆发。亮点有两个。一是一个来历不明的青年,名字居然恰好叫オワリ(和都筑(つづき)相对),潮居然不感觉奇怪……好吧这是BL小说的世界,所以这种巧合并不奇怪。二是潮发现两个人是同一个人的契机,是因为オワリ的鼻浊音……简直是本格推理级别的伏笔。

看完故事一之后,放置了好一段时间才看的故事二。这个是两人交往以后出现第三者的故事。計的节目里来了一个新人体育主播皆川竜起,是一个表面非常轻浮、总是非常容易就跟别人亲近的角色。然后这个竜起也喜欢上了計,計甚至无意中直接在竜起面前暴露了自己的里性格。

这篇有点一般,其实设定也有点老套。潮去美国出差期间,計和潮吵了架,然后計转眼就把一个向自己表白过的男人请回了家,还直接遇到修罗场。虽然故事最后以修罗场的解决完结,但还是觉得計的人设崩了。本来只是表里人格和毒舌,这篇下来整个角色的三观全都是破绽。虽然这个人格设定很可能本来就是作者的本意,但故事一里其实没看出来啊,有点突兀。

这本是当年BL排行榜的前几吧。因为看到好评很多,所以挑了这本来看。结果呢……只能说是不好不坏,没什么共情。我甚至怀疑是不是新一代的BL已经偏离我的审美了。虽然后两本也入了,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看orz。

フリークス

フリークス/綾辻行人/2011-04-25/角川文庫

有段时间连续看了可能有十本綾辻行人,之后审美疲劳就一直没看他的书。这本是一块钱捡来的,又不算是推理吧,所以就碰碰运气看了。结果阅读体验真不错,推理的部分意外地扎实。当然,如果是熟悉日系推理、尤其是熟悉綾辻行人的话,有些部分很容易猜出来,不过意外地是就算能猜出来,读的时候也完全不会觉得无聊。不过减分是某些部分实在是太……グロテスク(看到日站上有好几个评论用到这个词,我感觉也很合适)……毕竟这本是猎奇系。

其实最近读日文书阅读体验都非常不错,在文笔(算不上严肃文学性但毫不尴尬)、娱乐性(很强但又不至于用力过猛)、思考力(可以自行选择要不要稍微动一下脑)之间取得的完美平衡。暂时只在日文作品、或者日文作品的中译本里找到这样的平衡。

三个发生在精神病院的故事。头两个故事都是一口气读完,最后一个是分了两个晚上。

——以下剧透预警!(懒得隐藏了……

第一个故事「夢魔の手 ——三一三号室の患者——」。青年到精神病院探望住院的母亲。母亲一年前发疯杀掉了父亲、刺伤了青年。青年在家里翻到了自己小时候写的日记,质问母亲为什么要把日记藏起来。他一边读自己小时候写的日记,一边揭开童年时代的秘密……解密的时候好几度反转(连体婴→连体婴中的寄生者→普通的双胞胎→?),然后发现日记是“写给自己的推理小说”的存在,是自己跟自己玩耍的玩具。而这篇里我最喜欢的部分是反转的时候出现的情节和气氛。其实这也是所谓的推理的一部分:读者慢慢被引入“梦”中,而渐渐远离现实。这部分的描写直就跟自己置身于中的感觉一样,尤其是「本当に自分の足なの」那一段里青年和母亲来回的对话、青年自己思考的反复,简因太棒了。因为我自己很喜欢梦,常常作到奇怪的梦境、醒来还会不断回想,所以其实也是立刻想到这部分的涵义。这篇越看到后面越有共鸣;梦的感觉很难描述,能写到这个地步我很佩服了。当然,既然这是梦,实际上疯掉的是谁也就很明显了。一年前发疯杀掉双亲的青年,每天每天地重复着同样的赎罪仪式。

第二个故事「四〇九号室の患者」。夫妻两人一起出行时遇到了车祸,丈夫死去,而妻子、也就是「我」受到重伤但捡回一条命,但却失去了记忆,只记得自己的名字(芹沢園子、旧姓阿古田)和丈夫的名字(芹沢峻)。「我」在追寻记忆的过程中渐渐对自己的身份产生了怀疑——丈夫的妹妹和丈夫生前的好友来探望的时候,提到芹沢峻可能有外遇,对象的名字是岡戸沙奈香。「我」在惊恐中还隐约回忆起了自己杀掉一个女人的场景。那么,「我」到底芹沢園子,还是岡戸沙奈香?死去的又是谁呢?这个谜底有三重吧。首先很明显的名字,不过我直到看到平假名并列写出来才想到,沙奈香=園子,只是夫妻间的一个游戏(其实真的很明显了,少见的名字+少见的娘家姓不就是为了埋梗嘛)。所以带出第二个,被杀掉的女人其实是芹沢峻两年前的外遇对象,凶杀案发生的时间也是两年前。第三点也就是最后的反转(车祸中死去的芹沢さん是哪个?),但其实这个是最明显的,从医生、妹妹、好友的话都能感觉到的违和感(这里不得不再次佩服日文的flexible反过来说就是ambiguious…),再加上綾辻行人熟悉的套路,嗯,所以并没有很惊讶。

第三个故事标题作「フリークス ——五六四室の患者——」,也是最长的一篇。这篇很妙的一点是,里面直接包含了另一个本格推理。虽然前两篇也是以“患者的日记”的形式引出来的推理,但这一篇里的这个直接就是一个写好一半的推理小说。主角「我」是个推理作家,因为以前曾经在精神病院接受过治疗而认识了一位住在附近的医生。某天,医生带来了五六四病房的患者的原稿。而后「我」则和职业为私人侦探的好友一同推理原稿中的案件;这里甚至连向读者的挑战都有……。这个故事中的故事也实在是太グロテスク了,我不是很想写详情……大概就是天生丑陋的疯狂的科学家人体改造了五位小孩,然后有一天疯狂科学家被杀了,要推理是哪个小孩把他杀掉,这样的故事。除去人体改造的部分,这个其实算是蛮规矩的本格推理。而外一层里,首先是有五六四=コロシ这个涵义。然后是,侦探好友是「我」的幻想人格的暗示。而原稿里,五个小孩中的姐姐代表的是「我」的母亲,而其余四位男孩则代表「我」自己;疯狂科学家以自己的高压统治“改造”了「我」和母亲。所以写原稿的人、也就是五六四病房的患者,自然也就是「我」自己了。不知道这里是不是暗示其实「我」在现实里也是弑父凶手?和前两篇很确凿的结果比起来,这篇到最后都是「我」的视角,如梦似幻算是半开放结局。

一块钱物超所值了。

ワークデイズ

ワークデイズ/榎田尤利(著)/高橋悠(イラスト)/2003-06-02/大洋図書(SHYノベルス)

很多年前收到的那个榎田老师的文包里,有一个吾妻&伊万里系列。这个文包应该算是广为流传的,所以应该有不少人看过这个系列的前三本。当年第一次读这个系列的时候,觉得BL小说还能写成这样也真是太厉害了。总体来说是非常轻松的日常言情,故事的发展也并没有什么大风大浪,但每个形象都饱满,还触及到一些很现实的职场话题。吾妻是一个很平凡普通的上班族,但常常会很轻易地就思考到一些发人深省的东西,比方说提到类似圣诞节是资本主义的谎言之类的,当时年幼的我深受震撼。比起评价非常好而且再版过的鱼住君系列,我反而是更喜欢这个系列,可这个系列居然一直没有再版。后来发现原来这个系列还有第四本,算是前三本的spin-off,以主系列里的浪子型炮灰男配王子沢为主角。一直想看但一直没机会入手。又是机缘巧合之下,今年入到了这本。匆匆地看完非常开心……。

这本的故事以两人视角交替进行,一人一章。这个写法在ちるちる上好像不是特别好评,不过因为不是第一次看榎田老师这样写了,所以其实很习惯。而且榎田老师写得太顺了,其实很容易进入故事。主角榊(受)是外表可爱内在扭曲的年轻上班族,在陪恶霸上司去泰国出差的时候遇到王子沢(攻)。两人其实是商业上的竞争对手,双方都在争取同一个公司的合同。王子沢知道这件事,但榊并不知道。机缘巧合之下两人在曼谷度过了愉快的时间,王子沢对榊暗生情愫。回到日本后两人在一个聚会上重逢,已经知道了真相的榊对王子沢充满敌意。然后来了榊被刺伤这样一个的狗血淋头的戏码,老家开医院的王子沢把榊领回家照顾了一晚。榊坦白了自己的出身,可是并没有对王子沢敞开心扉。从榊的过去看来,确实可以理解他对别人的不信任,非常阴暗扭曲的性格也情有可原。不久后榊又出差到曼谷,但泰国的公司出现突发情况,榊的恶霸上司的处理方式让合同告吹。此时王子沢也赶来曼谷把事情处理了,安慰了心灰意冷的榊,而后两人心意相通。最后还有和吾妻以及伊万里的四人约会(?)。

老实说从情节来看真的是非常老套了。除了被刺伤以外,还有被骗当借款担保人、老爸是社长、父母离婚单亲母子家庭、被从小分开的哥哥嫌弃等等的狗血情节和设定。但鉴于这是2003年的书,其实真的非常不过分了……而且榎田老师的故事里,无论设定和情节怎样狗血,人物的思考和选择的行动居然都蛮合理的。这本里的双方互相的误解写得太妙了,居然稍微能感同身受。(用ちるちる的设定列表来说的话,我喜欢的作品一般都是【誤解・思い込み】和【すれ違い】这两个类型,不知道为什么这种作品总是非常容易感同身受。)

比较勉强的地方,以故事的时间线来看,榊接受了王子沢还可以理解,毕竟爱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但改善自己的性格、从过去中释怀感觉还是太快了。不过一本书就那么短,铺垫的余地不多,还是可以接受的。对我来说,一本书好看或者不好看,基本上不能说是由情节、而是各种不太能量化的感受决定的。老梗能发挥到极致也是非常好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