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穷又使我……

用纸皮自制了个笔记本电脑架。

Home office四周之后,终于向现实低头了:我需要外置键盘!可是家里的小破桌子真的太小了……因为本来根本没想过会需要到在家办公,所以家里的桌子都好小。按照原先的arrangement,放不下外置键盘;把笔记本放得太远的话又觉得屏幕角度怎么放都不合适。于是上网看了一圈之后,自己用纸皮做了个笔记本架。办公质量稍微有提升吧(大概)。

参考了一下别人的做法,最后综合了一个很简单的方案:

1
量好尺寸,把纸皮按照以上的形状裁出来
2
拼起来,哪里不太平的再修理一下

3
然后把电脑放上去!大功告成(电脑是公司的;我怎么可能买苹果呢)

是不是好简单呢!?

两个问题。一是角度不能调整,所以切纸皮的时候请好好思考自己需要什么角度。二是,因为害怕笔记本会从旁边溜下去,所以左右两边也做了个“护栏”,结果自己的笔记本就塞不下去了……实际上用起来,发现左右两边的护栏其实根本没什么必要。

终于加上了icon

跟上一篇讲的icon毫无关系(。博客开好之后实在不知道想用啥来做图标,就一直没加。最近在重看The Prisonser,终于顺手偷了这剧的图标来用。好多年前我曾经觉得,无论是书也好剧也好,一般看过一次我不会再看。不过这几年发现这个习惯一直在被打破——倒不如说,比起完全新鲜的东西,我对已经看过一次而且喜欢的更有信心,而且其实也忘得差不多了,重新看看没啥关系。另外就是实在懒得发掘新的东西,毕竟每次发掘都是从废墟里面找宝藏的过程,太累了。最近被指出才发现自己已经好久没看自己不认识的作者的书了,甚至一直沉迷类型小说。难道这就是长大成人的代价(哦不。

又好久没更博客了……其实一直很想写点什么但是又一直没写成。从上一篇到现在,无论是自己身上还是周边,以至于整个世界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感觉虽然身体行动上是习惯了,但其实思想上还没有完全internalise过来。二月还在每天上德语课,然后突然来了两个面试,一边忙着准备德语考试一边应付了几论面试,不知道怎么地居然找到了工作,以至于没来得及写最后的主妇日记……忙完面试考完德语,二月底还屁颠屁颠地跑出去玩,见了好几个朋友,还感觉形势非常平稳。结果上班第一周,就突然急转直下,之后一直到现在都窝在家里。

一件事都还没习惯,就又要去习惯另一件事。虽然工作内容本身其实并没有特别累,但是毕竟每天都在应对新的东西,精神一直紧绷。除了第一周以外,后面一直在家,通勤省下来的时间其实都用来睡觉了,但还是每天干完活之后就是提不起精力干别的。龟速看The Prisoner,真的很想每一集写一个感想,不过真写的话可能又会重头再看一遍。这周终于打破惰性抓起了榎田尤利的ワークデイズ(十七年前的书,十年前就想看,今年才成功入手),两口气就看完了,居然有点不舍。

不过神奇的是突然和一些许久没联系的朋友又联系上了,甚至还视频聊天了好几回。可能是因为国际形势又让大家心情上更贴近了,也可能是因为大家变得习惯视频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