フリークス

フリークス/綾辻行人/2011-04-25/角川文庫

有段时间连续看了可能有十本綾辻行人,之后审美疲劳就一直没看他的书。这本是一块钱捡来的,又不算是推理吧,所以就碰碰运气看了。结果阅读体验真不错,推理的部分意外地扎实。当然,如果是熟悉日系推理、尤其是熟悉綾辻行人的话,有些部分很容易猜出来,不过意外地是就算能猜出来,读的时候也完全不会觉得无聊。不过减分是某些部分实在是太……グロテスク(看到日站上有好几个评论用到这个词,我感觉也很合适)……毕竟这本是猎奇系。

其实最近读日文书阅读体验都非常不错,在文笔(算不上严肃文学性但毫不尴尬)、娱乐性(很强但又不至于用力过猛)、思考力(可以自行选择要不要稍微动一下脑)之间取得的完美平衡。暂时只在日文作品、或者日文作品的中译本里找到这样的平衡。

三个发生在精神病院的故事。头两个故事都是一口气读完,最后一个是分了两个晚上。

——以下剧透预警!(懒得隐藏了……

第一个故事「夢魔の手 ——三一三号室の患者——」。青年到精神病院探望住院的母亲。母亲一年前发疯杀掉了父亲、刺伤了青年。青年在家里翻到了自己小时候写的日记,质问母亲为什么要把日记藏起来。他一边读自己小时候写的日记,一边揭开童年时代的秘密……解密的时候好几度反转(连体婴→连体婴中的寄生者→普通的双胞胎→?),然后发现日记是“写给自己的推理小说”的存在,是自己跟自己玩耍的玩具。而这篇里我最喜欢的部分是反转的时候出现的情节和气氛。其实这也是所谓的推理的一部分:读者慢慢被引入“梦”中,而渐渐远离现实。这部分的描写直就跟自己置身于中的感觉一样,尤其是「本当に自分の足なの」那一段里青年和母亲来回的对话、青年自己思考的反复,简因太棒了。因为我自己很喜欢梦,常常作到奇怪的梦境、醒来还会不断回想,所以其实也是立刻想到这部分的涵义。这篇越看到后面越有共鸣;梦的感觉很难描述,能写到这个地步我很佩服了。当然,既然这是梦,实际上疯掉的是谁也就很明显了。一年前发疯杀掉双亲的青年,每天每天地重复着同样的赎罪仪式。

第二个故事「四〇九号室の患者」。夫妻两人一起出行时遇到了车祸,丈夫死去,而妻子、也就是「我」受到重伤但捡回一条命,但却失去了记忆,只记得自己的名字(芹沢園子、旧姓阿古田)和丈夫的名字(芹沢峻)。「我」在追寻记忆的过程中渐渐对自己的身份产生了怀疑——丈夫的妹妹和丈夫生前的好友来探望的时候,提到芹沢峻可能有外遇,对象的名字是岡戸沙奈香。「我」在惊恐中还隐约回忆起了自己杀掉一个女人的场景。那么,「我」到底芹沢園子,还是岡戸沙奈香?死去的又是谁呢?这个谜底有三重吧。首先很明显的名字,不过我直到看到平假名并列写出来才想到,沙奈香=園子,只是夫妻间的一个游戏(其实真的很明显了,少见的名字+少见的娘家姓不就是为了埋梗嘛)。所以带出第二个,被杀掉的女人其实是芹沢峻两年前的外遇对象,凶杀案发生的时间也是两年前。第三点也就是最后的反转(车祸中死去的芹沢さん是哪个?),但其实这个是最明显的,从医生、妹妹、好友的话都能感觉到的违和感(这里不得不再次佩服日文的flexible反过来说就是ambiguious…),再加上綾辻行人熟悉的套路,嗯,所以并没有很惊讶。

第三个故事标题作「フリークス ——五六四室の患者——」,也是最长的一篇。这篇很妙的一点是,里面直接包含了另一个本格推理。虽然前两篇也是以“患者的日记”的形式引出来的推理,但这一篇里的这个直接就是一个写好一半的推理小说。主角「我」是个推理作家,因为以前曾经在精神病院接受过治疗而认识了一位住在附近的医生。某天,医生带来了五六四病房的患者的原稿。而后「我」则和职业为私人侦探的好友一同推理原稿中的案件;这里甚至连向读者的挑战都有……。这个故事中的故事也实在是太グロテスク了,我不是很想写详情……大概就是天生丑陋的疯狂的科学家人体改造了五位小孩,然后有一天疯狂科学家被杀了,要推理是哪个小孩把他杀掉,这样的故事。除去人体改造的部分,这个其实算是蛮规矩的本格推理。而外一层里,首先是有五六四=コロシ这个涵义。然后是,侦探好友是「我」的幻想人格的暗示。而原稿里,五个小孩中的姐姐代表的是「我」的母亲,而其余四位男孩则代表「我」自己;疯狂科学家以自己的高压统治“改造”了「我」和母亲。所以写原稿的人、也就是五六四病房的患者,自然也就是「我」自己了。不知道这里是不是暗示其实「我」在现实里也是弑父凶手?和前两篇很确凿的结果比起来,这篇到最后都是「我」的视角,如梦似幻算是半开放结局。

一块钱物超所值了。

女王国の城 下

女王国の城 下/有栖川有栖/2011-01-28/東京創元社

其实好几周前就看完这本了。到现在才来写,感觉都快把书的内容都忘光了(汗)。推理小说就是这么没营养,似乎看了好多内容但一回头就忘光光。

整体来说这个故事还算是成功的。叙事一共有三条线:(1)杀人案的推理本身、(2)人类协会不得不囚禁大家的理由、(3)还有就是江神学长会去人类协会的原因。(1)是“给读者的挑战”形式的本格推理;(2)很大程度影响了故事的发展,但从推理来看和(1)是完全独立的,虽然大概稍微能猜到但没给出直接证据;(3)则是完全额外的角色日常描写(石黒からの封筒其实是关于这个的),和头两个没什么关系。因为铺垫了很多,所以谜底抖出来的时候并没有什么特别震撼的感觉。再说有栖川老师的作品一般也不是一个惊天诡计就能讲完的,所以铺垫的内容和谜底拆分出来也好多零零碎碎的。

然后又看了一眼自己写的《上》的帖子……也太没营养了吧!除了背景介绍以外简直什么都没说……于是在这里稍微补充一下内容吧。

《上》里面给出的第一个谜团是十一年前的一个密室案件。巡警与同行人听到枪声跑来小屋,查看小屋时发现其中一间房门从里面挂了锁链,推开门从缝隙中瞧到房中有人倒地,立刻绕到小屋背后从窗子看进去,确实看到房间中央被枪击倒地的人,于是跑回门口一脚踢开门,到屋内发现中枪者已身亡。巡警让同行者赶紧去报警(七十年代没有手机),自己在小屋门口守着直到增援的到来。无论从门缝还是从窗户查看小屋时屋内都没有人,死者本身的姿态也似乎是自杀。奇怪的是手枪却不翼而飞。当晚,小屋发生了小型火灾,疑似纵火,但损失不大。一番调查之后手枪仍然没找到,不过最后还是以自杀结案。

十一年前还发生了另一件事。村中一对恋人的交往被双方父母反对,决定某天晚上私奔,一前一后分别离开村子。当晚,男方把写有私奔路线的信藏在路边的石灯笼下。然而女方却找遍了灯笼都找不到他的信,无奈只好回到村子里。两人从此失去联系。

回到学生有栖川一行人的时间线。好不容易来到人类协会总部(有几栋楼和院子)和江神学长会合。下午时分众人在总部参观时,一个看守着山洞的人被勒死。这个山洞是人类协会的“圣洞”;这个山洞和外界其实是相通的,但出口很小只有小孩子能出入。人类协会决定封锁总部软禁有栖川一行人以及另外两名参观的游客,也不让报警,打算自行搜索此事。《下》大概就是从这里开始的。不满被软禁的众人,一边查找线索,一边想办法逃走。人类协会每天晚上11点17分都会放烟花,可是当晚在10点左右还额外放了一次实验的烟花。第二天早上,总部里的人被枪声惊醒,不久后在花园的水池内发现一位手中握枪、疑似自杀的协会成员的尸体。可是进入人类协会总部的人都要经过金属探测器,手枪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呢?之后在一栋楼上又发现了另外的一名协会成员在自己房间里被枪杀,推定死亡时间是前一晚。

谜团本身大概就是这样,不过《下》大多数的内容其实人类协会和被软禁的众人的周旋、众人尝试逃跑以及和外界取得联系,各种乱七八糟的动作戏特别多。虽然明白是加重人类协会坚决不能让大家报警这个点,但是回头一想,不知道这是不是有栖川老师对动作类悬疑小说的一种尝试……我个人是不太喜欢这类型的。

——下面是泄底!请点开——

女王国の城 上

女王国の城 上/有栖川有栖/2011-01-28/東京創元社

一个分上下两册的大长篇。然而我刚刚读完上就写读后感,不知道看完后面会不会打脸啪啪啪……这本是学生有栖川系列的,这个系列我看得真的不多,之前就只看过《双头恶魔》而且印象也不太深了。不过《双头恶魔》的推理当时看完其实还是蛮震撼的。学生有栖川系列发生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这段时间。和作家有栖川系列的简洁精练比起来,确实学生气很重,乱七八糟讲一堆的地方特别多。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赋闲在家看书却还是龟速。是因为很闲所以做事都变得漫条斯理,还是因为闲着所以更加焦虑做事反而变得更慢?不,我觉得其实是因为这本书入戏实在是太慢了!这个故事是在泡沫经济之后的新兴宗教题材,简直太日本了有没有。起因是江神学长突然失踪,大家通过他家里留下的线索推断他是去了人类协会的总部。这个人类协会是一个信仰不明飞行物啊外星生命什么的新兴宗教,在总部当地势力庞大。一行人留宿的旅馆听说了11年前的事件,后来又在人类协会的总部被卷入杀人案。这书分上下两册,上集就已经是四百多页,里面出现的两个事件,分别出现在快两百页和快三百页的地方,太沉得住气了。谜团有密室元素,后面切换成(人为的)暴风雪山庄模式。渐入佳境以后其实还好,但前面一百多页真的看得非常龟速。注水算不上很多,但各种细节叙事各种吐槽特别多,不知道算不算是一种文学性(X)的尝试。比方说アリス和マリア散步发现被尾随那段,这简直是在干嘛啊……汗。

角色上来说的话,我还是更加喜欢火村和作家有栖川这一对。学生有栖川明明年纪比较小但反而没有什么可爱的气质orz。(注:设定上来说学生有栖川/江神二郎系列里的有栖川、和作家有栖川/火村英生系列里的有栖川不是同一个人,而且自然跟作家本人有栖川有栖也不是同一个人。)

既然还没看到解谜,也没什么特别能泄底的,就随手记录下看到可能会成为伏笔的地方。另外忘了写下来然后就忘了的地方还有很多,虽然大部分应该完全只是我想多了……(书里明显角色们已经提到和解释过的内容就不提了):

石黒からの封筒、午後11時17分の花火、椎茸、晃子の過去、金属探知機、先輩のおかしいところ、聖洞からの風、本庄が見たUFO、老人とちーちゃん、木の穴とイアリング、午後5時の音楽、晃子が撮った5人の写真、椿の「他の部屋の電話を使ってください」、野坂公子がいる西の塔、実験の花火、2分遅れてる時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