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听马勒

(没有干活,随手写写)

去年就预定好了上周本来预定去荷兰看马勒音乐节的,自然是取消了。线上放出了一些录音,所以又开始听马勒了。其实真的好久没听了……总是有种错觉,感觉挤出来连续的一个半小时太困难了……Orz 首先挑了第四交响。这个其实是我很喜欢的一部,规模小而且篇幅也比较短,适合劳累了一天的晚上休息娱乐。

第一乐章一出来就是一个非常非常古典又优美的动机,然后是焦虑-乐观-焦虑-乐观的缠绕,顺便预告了一下第五(X)。然后画风一转又回到优美华丽的动机,欢乐的结束。

第二乐章我真的一直一直一直都好喜欢的,小提琴和圆号的交缠非常美啊。而且圆号的旋律好喜欢啊。结果上周才知道原来小提琴代表的是死神,这个乐章代表的是死神的舞蹈……???哪来这么轻快又playful的死神啊!一直纯听也不考究,还觉得这个乐章很美好……虽然其实也真的是很美好,稍微有点诡异的小提琴带领着一众愉快的木管,最后也是在欢乐的点上结束的。原来是以小孩的眼光看死亡,所以才那么轻快。没文化真可怕。稍微重复利用了一下旅人之歌/第一交响。

第三乐章也太长了(哦不)。从轻柔的提琴开篇,又是优美-忧郁-优美-忧郁的交缠。中间一些转折简直完全无法预料到,突然像开趴体似的,之后又立刻回到轻柔静谧。然后,天堂之门突然打开,第四乐章的动机被奏响,天堂呈现在眼前。

第四乐章直接就是Wunderhorn里的Das himmelische Leben(天堂生活)。一直觉得这个乐章的歌词也太莫名其妙了,介绍各种食物、各种Saint在煮饭啥的……原来这也是小孩眼中的天堂,食物永远充足就已经是最美好的生活了。Wunderhorn里这首对应的Das irdische Leben(人间生活)则是非常可怕的一首;其实有了这个对应,这首的天堂主题也很呼之欲出了。

非常奇妙的一部作品,既充满美好,又有不少令人心酸的部分。据说马勒当年也是飞速完成了这个作品,但完成度还是非常高的。前段时间(几年前?)的感悟是最好的马勒入门是第一交响,但这次隔了好久又重听,感觉可能传统而古典的第四更合适,总体来说是比较轻松的。

如何降温

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居然这么容易就zqsg,连自己都感觉好意外。

事情还是源于两周前的怀旧音乐巡礼,陆陆续续地把十多年前那个时期的乐队/专辑抽出来听,然后惊喜连连。甚至一些原先只觉得一般的,现在也感觉很不错。我想这并不是单纯的怀旧感。也许是自己口味变了,也可能是心态变了。但话说回来,听过那么多专辑,喜欢过那么多乐队,但我实在叫不出几个人的名字。毕竟喜欢音乐一直就是单纯的喜欢音乐,甚至歌词也不追溯、直接空耳十几年。(唯一一次切切实实zqsg过的只有浪子,结果只有被捏成粉碎……当然并不是因此不想再zqsg,而是本来就对这个没什么兴趣。)

然后这一切都在我重听AFI的DECEMBERUNDERGROUND的时候改变了……

第一次听DU应该是07还是08年左右的时候,但那时的确没有太喜欢。在当时的氛围里像DU这么干净、简单直接的一张其实有点兴味索然。另外就是DU的风头过后AFI似乎曝光度不是很高(没考究,只是回忆中好像是这样的),所以那个时候我也没有挖掘过这个乐队本身。如果那时就挖掘了的话,可能一切就会很不一样了……总之,直到两周前,再次听DU的时候something suddenly clicked,然后连刷了好几次。其实我到仍然都不懂为什么现在会突然喜欢了,根本就不是我平时会喜欢的类型。在惊喜与意外之中,又随手找了另外一张来听。巧合的是随手找的这张是Black Sails,刷完一遍不禁想:这是什么!?这是什么!?其实BS反而更符合我的喜好,但跟DU完全不一样啊!从99年到06年这个乐队到底发生了什么……抱着这样的好奇心去搜一搜,才发现乐队一直在活跃,而且还是20年同一个阵容,这样的存在本身就够稀有了。又看到去年年底发行的EP,一首就把我彻底征服,于是决定从此开始关注AFI。虽然迟了十几年,但现在也不算迟吧……大概。

到这里其实还说不上什么zqsg,关注特定的乐队也不是第一次了。然而在youtube上点开了他们的采访才是堕落的开始。因为这个团,真的很会圈饭。我实在是低估了有名人经营自己的能力(不)……(怎么看都是吸饭体质)。可是怎么说都不是我喜欢的类型,首先吸饭体质本身我就不太喜欢。为什么会喜欢上,我一点都不懂。看来无论是音乐还是人,说什么タイプ完全没什么意义。所谓的タイプ始终只是一种幻想,跟现实是脱节的。不,其实最意外的是我居然会超越音乐饭上人,自己把自己吓到。难道是因为担过杰尼斯被日饭圈改变了心态?……吸饭的人到处都在,遇不遇得上靠机缘巧合。我甚至以此为契机开始想要了解其他名字、其他人。明明最近十年都在日饭圈边缘徘徊,突然一瞬间被一个人就完全转移了。

大概只是我自己想太多了,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不太开心自己容易饭上乱七八糟的东西的体质。可能是杰尼斯后遗症。我真的很不喜欢失去自制力而投入zqsg(和钱)的自己。尤其是因为喜欢音乐,所以更希望自己能客观地、而不是以饭的眼光来看待他们的音乐。更何况上周才因为又可以客观地看待音乐而开心。但反过来因此故意拉开距离的话,就更加本末倒置了。但要如何降温呢?也许暂时是降不了了,因为我也有a fire inside……

莫名其妙的日子,写点莫名其妙的东西

经过这么多年之后,我突然好像又可以光明正大地说我喜欢My Chemical Romance了……上周突然抽风,刷了好久那些年听过所谓的emo和其他一些榜单摇滚乐,然后突然觉得其实还是喜欢的。然后当然顺其自然地刷到Three Cheers和Bullets,连刷好几回之后觉悟了——原来我还喜欢这个啊……以前很喜欢不用说,现在再听还是很喜欢啊……MTV Channel上时不时放着的莫名其妙的music video、每个月买的音乐杂志、隐匿在不知名商场里的打口碟店铺、还有Myspace……十几年前的记忆又涌上心头)

要说的话,我好像大概有十几年没有提起过MCR了。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也许是因为对Black Parade蛮微妙的……然后大概差不多这个时候(?)emo突然爆发式地进入了mainstream。之后就是自己突然对中二病这个概念觉醒了。第一点是,十几岁的时候真的很难承认自己是中二病喜欢中二病的东西。也许是有点搞不清楚到底自己是喜欢音乐本身,还是喜欢带有中二元素的某些东西,还是自己就是个中二病。第二是当年所谓的emo本身即使已经算是mainstream的程度了,但这个中二病的subculture却是被主流嘲笑的。最后是,自己一向有“喜欢的冷门东西变成了热门,反而想要远离”的心态。可是如果当时没有这个爆发的话,我估计也没机会接触到这些音乐吧,所以其实根本算不上什么“喜欢冷门”。反正,十几岁的时候谁也不想真的当一个中二病吧。也许是处于羞耻心,结果就是后来和emo渐行渐远了,喜欢过的音乐也不听了、也不太说起自己以前喜欢过这样的。(→然后时光倒退开始听七八十年代的音乐。)但其实,我很感谢这些音乐让青少年时代的困惑和愤怒有了宣泄的出口。

于是时间快进十几年,现在成为了アラサー的我,也许是拉开了距离之后突然又可以变得客观地看待这些音乐了,甚至完全可以直视那些呻吟系歌词了……_(:3JL)_不仅如此,我感觉自己已经可以正视自己的喜好,也可以毫不掩饰地说:没错,我就是喜欢这个。

不过中二的度真的很难拿捏啊。拿MCR来说的话,我最喜欢的Bullets简直是中二作品的典范教材,煽情又不过头(Early Sunsets Over Monroeville简直是站在顶峰了,无论是音乐还是歌词都太棒了)。Three Cheers算是ギリギリ压线了吧,不过其实我就是特别中二爱情故事所以也许再中二一点也还是可以接受的。可是到了Black Parade就很微妙了,整张专辑听下来的话现在真的有点吃不消,再说我对这个主题本来就没什么兴趣……(到了第四张已经完全没兴趣所以到现在还没听过(。

虽然我后来嘲笑过不少2000s的音乐,也有想过自己错过了黄金的七八十年代,但现在再回头一看,原来自己也算是在黄金的时代成长过来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