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想折腾

有一颗想折腾的心,但没有愿意折腾的行动力。。

前段时间折腾了这个,虽然蛮简陋但也算是把想做的都做了。然后又想折腾点别的但不知道做啥好。

想说要不要把Wordpress撤了……其实已经想了一段时间了。感觉这么一个庞然大物真的没啥意思,这么多server-side code还要架数据库,就为了偶尔写几篇博客,总觉得对我来说实在是over engineering,毕竟大多数功能完全用不上、也不会有要用的时候。我的需求简直太简单了:单一用户,发发文章。

看了一圈感觉选一个static site generator会比较合适,就是留言功能实在没看到什么合适的解决方案,不过这个站本来也没啥留言。

然后想了想,好像其实连hosting都不太需要……如此低流量挂哪儿都花不了几个钱。虽然shared hosting也花不了几个钱,但总觉得占着这么多资源也有点浪费。

简直是典型的没事想找事瞎折腾。。

menstrual cup使用体验

关于月经杯,网上好多人写过科普和经验了。我自己也看了一大堆文章之后才决定买的,所以也感觉没什么必要写体验。不过到现在用了快两年以后,又有不少之前完全没看别人提到过的槽点,所以又想写写。

我最初接触到月经杯,是想找一个晚上睡觉的时候能取代tampon的产品。众所周知tampon不能在体内停留超过8小时,而我基本上睡觉都会超过这个时间。半夜爬起来换也不现实,卫生巾体验又太差了,几乎是每个月都在纠结。也不知道其他人是怎么处理的。后来网上看到有人介绍月经杯,那时住在奥地利,逛了一圈店没见到几个牌子,网购某些著名品牌又有点贵,最后就买了个奥地利出产的牌子。后来月经杯好像突然火了,一堆超市和药妆店都推出了自产品牌。

月经杯一个大卖点是环保,另一个大卖点是省钱。稍微算了一下,似乎确实是合理的。老实说其实我之前是完全没想过一次性的经期产品消耗量有多大。我自己因为流量不算大,对tampon品牌要求也不高,都是买超市自产的几十支装的超大盒,几块钱能用好久。所以省钱对我完全没有吸引力,反而感觉月经杯好贵。而且如果要买好几个杯才遇到自己合适的,那其实并不省钱也不环保……

从结论上来说,跟网上看到的大部分评价比起来,我对月经杯其实并不是完全好评。好评的地方别人都写得差不多了,我就想写写不满意的地方。

首先最大的问题是,它的位置根本固定不住……不知道为什么几乎没有看到过别人提出这个问题。尝试过各种不同的置入方法和位置,可我一动、一躺,它就会往里跑,完全无法阻止。结果杯口跑到宫颈的位置,宫颈把杯里的空间占了,杯的容量就减少了好多……那我半夜不是还要爬起来倒血吗,本质上没解决半夜要爬起来这个问题(还好不是每晚都那么汹涌)。

第二是替换非常不方便啊。也有可能是我还没掌握到精髓,我基本上没办法做到手上不沾血。在家里倒是没关系,出门在外我是拒绝的,还是乖乖换回tampon。可能居家上班结束之后我又会恢复白天tampon党。

第三点,我偶尔会被杯子引发经痛。为了解决第一点提到的问题,后来又买了个形状不一样的杯子,可是这杯……可能是杯压迫到什么神经,每次用都会痛,到现在也没用上几次。

最后就是很多人写到选择杯身硬的,会比较好展开,而且没那么容易漏。虽然没错,但杯身硬的在流量少的时候我会感觉到压迫感。于是后来又买了个小号的软杯(但又怕侧漏,其实没有什么安全感)。

总体的体验上来说,tampon能带来的简直忘记经期存在的极好体验,月经杯根本完全比不上啊。可是为了睡觉、为了环保,在没有其他更好的产品的前提下还是会继续用。

还是写写吧……

看了电锯人,可能算是今年最大的惊喜之一。最初完全不知道故事是什么内容,就因为チェンソーマン这个名字其实本来并不想看。结果好不好看跟名字是没关系的。很简单可以把故事概述成落魄少年和恶魔融合成为可以变身成电锯恶魔的存在,跟着美女上司猎魔…虽然实际上比较一言难尽,故事好不好看跟故事概述也是没有太大关系的。

然而最震撼我的地方不是友情努力胜利,不是友情努力胜利背后的黑暗,不是噼里啪啦就死一串人的世界观,也不是连主要角色也敢杀的自由奔放的作者——当然这些也有震撼到的部分——而纯粹是整体的暴力美学。很意外这种(我还以为会是限制级的)内容可以大大方方地连载在周刊杂志上。

去年还是前年曾经想过,如果能有一个无所事事的长假,很想做的一件事是通宵看漫画。结果今年哪儿都去不了,但年假还是要请的,于是就到了实现愿望的时间。开看了电锯人以后又补了炎拳(ファイアパンチ这个名字倒是比较让人有想看的欲望),结果整整一周都在看藤本タツキ。当时看到炎拳第一话那个画面的时候真的是吓到差点要跳起来!不过总体比起电锯的纯粹,炎拳画面上的观感反而没那么エグい,画风更加细腻一点,故事也稍微……内涵。

可能油画专业出身还爱看电影的作者画出来的真的就是不一样。其实我心理上一向很难接受暴力美学,但藤本タツキ真的是震撼到了我,震撼程度堪比当年在弗洛伦萨的佣兵凉廊看到珀耳修斯与美杜莎的首级。我自己几乎不看电影,但如果能看到这样的分镜、有这样的张力的电影,我想我应该也是会很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