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Name of the Rose

Umberto Eco 1980 / William Weaver (translator) 1986

(因为不少人以推理小说的眼光来看待这本书,所以还是预警一下:轻微剧透,基本不涉及内容。)

这本书我读了四个月。非常充实的四个月,读完之后真的感到一阵空虚。有很多想说的但又说不出来什么。其实这已经是我第二次读的这本,实在说不上是看懂了。很多年前读了个很烂的中译本,所以跳过了好多。以后应该还会再看好几遍吧?这一次,许多非常生涩的神学讨论都有仔细地去啃了,但这并不是啃了就能懂的。可这也是这书的精妙之处:除去那些看不懂的部分,故事本身的发展也是非常不错的。推理的部分、动作的部分,各种惊心动魄的部分,各种人物的描写。Eco实在太会写了,不仅构思了一个非常棒的故事,还把这个故事用很棒的语言表达出来了(当然我读的不是原文所以无法完全judge这一点)。

这篇研究生论文(顺手找到的,还没仔细读)开篇就提到,Eco太会写了,以至于把一本原先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为受众的书活生生地写成了中世纪谋杀推理畅销书。Eco的写作通过他特有的comedy抨击了天主教、出版界、学术界等等,然而大多数读者并没有看懂,以至于他自己后来也不再这样写作了。(《玫瑰的名字》本身就是对comedy的讨论。一种meta的讽刺?)因为我比较没文化,所以也是属于畅销书读者这个群体吧。orz

本格推理的读者们会提到“注水”这个概念;也就是书里只有很少数的核心诡计,却写了一大队细枝末节的东西来增加页数这种情况。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这本算是严重注水了(博尔赫斯的《巴别图书馆》和《死亡与指南针》加起来一共才几页?)。但实际上也许是反过来:Eco真正想写的正是那些“注水”,推理只是为了推进剧情的发展+博尔赫斯的梗。

另外就是,这本的结局让我非常意难平。因为我最近好几年都在读B(言)L(情)或者推理这种地摊文学,总是有畅快淋漓的happy ending,以至于看别的书很容易就意难平了。希望新的一年能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