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国の城 下

女王国の城 下/有栖川有栖/2011-01-28/東京創元社

其实好几周前就看完这本了。到现在才来写,感觉都快把书的内容都忘光了(汗)。推理小说就是这么没营养,似乎看了好多内容但一回头就忘光光。

整体来说这个故事还算是成功的。叙事一共有三条线:(1)杀人案的推理本身、(2)人类协会不得不囚禁大家的理由、(3)还有就是江神学长会去人类协会的原因。(1)是“给读者的挑战”形式的本格推理;(2)很大程度影响了故事的发展,但从推理来看和(1)是完全独立的,虽然大概稍微能猜到但没给出直接证据;(3)则是完全额外的角色日常描写(石黒からの封筒其实是关于这个的),和头两个没什么关系。因为铺垫了很多,所以谜底抖出来的时候并没有什么特别震撼的感觉。再说有栖川老师的作品一般也不是一个惊天诡计就能讲完的,所以铺垫的内容和谜底拆分出来也好多零零碎碎的。

然后又看了一眼自己写的《上》的帖子……也太没营养了吧!除了背景介绍以外简直什么都没说……于是在这里稍微补充一下内容吧。

《上》里面给出的第一个谜团是十一年前的一个密室案件。巡警与同行人听到枪声跑来小屋,查看小屋时发现其中一间房门从里面挂了锁链,推开门从缝隙中瞧到房中有人倒地,立刻绕到小屋背后从窗子看进去,确实看到房间中央被枪击倒地的人,于是跑回门口一脚踢开门,到屋内发现中枪者已身亡。巡警让同行者赶紧去报警(七十年代没有手机),自己在小屋门口守着直到增援的到来。无论从门缝还是从窗户查看小屋时屋内都没有人,死者本身的姿态也似乎是自杀。奇怪的是手枪却不翼而飞。当晚,小屋发生了小型火灾,疑似纵火,但损失不大。一番调查之后手枪仍然没找到,不过最后还是以自杀结案。

十一年前还发生了另一件事。村中一对恋人的交往被双方父母反对,决定某天晚上私奔,一前一后分别离开村子。当晚,男方把写有私奔路线的信藏在路边的石灯笼下。然而女方却找遍了灯笼都找不到他的信,无奈只好回到村子里。两人从此失去联系。

回到学生有栖川一行人的时间线。好不容易来到人类协会总部(有几栋楼和院子)和江神学长会合。下午时分众人在总部参观时,一个看守着山洞的人被勒死。这个山洞是人类协会的“圣洞”;这个山洞和外界其实是相通的,但出口很小只有小孩子能出入。人类协会决定封锁总部软禁有栖川一行人以及另外两名参观的游客,也不让报警,打算自行搜索此事。《下》大概就是从这里开始的。不满被软禁的众人,一边查找线索,一边想办法逃走。人类协会每天晚上11点17分都会放烟花,可是当晚在10点左右还额外放了一次实验的烟花。第二天早上,总部里的人被枪声惊醒,不久后在花园的水池内发现一位手中握枪、疑似自杀的协会成员的尸体。可是进入人类协会总部的人都要经过金属探测器,手枪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呢?之后在一栋楼上又发现了另外的一名协会成员在自己房间里被枪杀,推定死亡时间是前一晚。

谜团本身大概就是这样,不过《下》大多数的内容其实人类协会和被软禁的众人的周旋、众人尝试逃跑以及和外界取得联系,各种乱七八糟的动作戏特别多。虽然明白是加重人类协会坚决不能让大家报警这个点,但是回头一想,不知道这是不是有栖川老师对动作类悬疑小说的一种尝试……我个人是不太喜欢这类型的。

——下面是泄底!请点开——

突然来一篇消极抱怨。

迫于生活压力开始上每天N小时的强化班。不要问我为什么在德语区那么多年现在才来学德语,我就是这么懒大家也不是第一天认识我。然后又再一次认识到,语言,实在是一个很没用又很必须的东西。虽然很必不可少,但是又完全不添加价值。

曾经遇到过不少人自称喜欢学语言。但我真的不懂这有什么好喜欢的,因为学语言实在是太痛苦了。学习本身的过程非常枯燥,平台期很长,在达到某个程度之前其实连勉强地沟通都做不到。(只背几句打招呼啥的、懂几个词这种,根本不能算是学语言哈,你打完招呼之后连人家的回答都听不懂呢。)学语言开发大脑吗?我上学的那个年代很流行又很被反对的死记硬背填鸭式教学,就是学语言的基础了。只是纯粹想开发大脑的话真的还不如找点别的事干。更何况现在都有DeepL了,就不需要用学语言来消遣了吧。还有人说学过外语以后,后面再学新的语言会比较简单。普遍来说是不是真的我不知道,但我自己的话只觉得脑子里已经有好多东西了,新的东西好难挤进去。更不用说成年之后记忆力下降得多么厉害……

学语言总之是目的性很强的、很功利的一事。也许是为了念书学习或者工作这种正儿八经的事,也许是为了追星或者看闲书一类的无关紧要的事。是的,你喜欢的不是语言,而是学会了语言之后能干的各种事情。

生活在国外,当地的语言学再好也只是把自己提升到起跑线上。更何况在欧洲,懂三四门语言都是标配了。有朋友曾经说过,我们好像努力了那么久,也只是为了一些别人生来就有的东西。哎,不过反过来说,跟世界上大多数人相比,我们已经是站在非常幸运的位置了,其实并没有什么可以抱怨资格。

最后来一个积极的收尾吧。虽然抱怨了一整篇,但其实我还是满期待学会的一天的到来。至于我对的标准也很低的……对话的时候能听懂对方、自己说起来也不会觉得累就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