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加上了icon。

跟上一篇讲的icon毫无关系(。博客开好之后实在不知道想用啥来做图标,就一直没加。最近在重看The Prisonser,终于顺手偷了这剧的图标来用。好多年前我曾经觉得,无论是书也好剧也好,一般看过一次我不会再看。不过这几年发现这个习惯一直在被打破——倒不如说,比起完全新鲜的东西,我对已经看过一次而且喜欢的更有信心,而且其实也忘得差不多了,重新看看没啥关系。另外就是实在懒得发掘新的东西,毕竟每次发掘都是从废墟里面找宝藏的过程,太累了。最近被指出才发现自己已经好久没看自己不认识的作者的书了,甚至一直沉迷类型小说。难道这就是长大成人的代价(哦不。

又好久没更博客了……其实一直很想写点什么但是又一直没写成。从上一篇到现在,无论是自己身上还是周边,以至于整个世界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感觉虽然身体行动上是习惯了,但其实思想上还没有完全internalise过来。二月还在每天上德语课,然后突然来了两个面试,一边忙着准备德语考试一边应付了几论面试,不知道怎么地居然找到了工作,以至于没来得及写最后的主妇日记……忙完面试考完德语,二月底还屁颠屁颠地跑出去玩,见了好几个朋友,还感觉形势非常平稳。结果上班第一周,就突然急转直下,之后一直到现在都窝在家里。

一件事都还没习惯,就又要去习惯另一件事。虽然工作内容本身其实并没有特别累,但是毕竟每天都在应对新的东西,精神一直紧绷。除了第一周以外,后面一直在家,通勤省下来的时间其实都用来睡觉了,但还是每天干完活之后就是提不起精力干别的。龟速看The Prisoner,真的很想每一集写一个感想,不过真写的话可能又会重头再看一遍。这周终于打破惰性抓起了榎田尤利的ワークデイズ(十七年前的书,十年前就想看,今年才成功入手),两口气就看完了,居然有点不舍。

不过神奇的是突然和一些许久没联系的朋友又联系上了,甚至还视频聊天了好几回。可能是因为国际形势又让大家心情上更贴近了,也可能是因为大家变得习惯视频聊天了。

法兰克福圣像博物馆。

欧洲小众旅游景点系列之二。

上次写完Melk之后就一直很想写个obscure tourism系列,可是1)自己并没有常常旅游,2)并不太擅长写游记。隔了好久才稍微积累了一点点素材,现在慢慢吐一点出来。

美因河畔的法兰克福有什么好逛的呢?除了吃吃中餐以外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银行业非常发达的法兰克福,有一片高楼大厦现代化CBD,简直就没啥好看的……不过美因河两岸确实很美。博物馆岸(Museumsufer)是一个著名的景区,有许多博物馆坐落于此。即使对博物馆没什么兴趣,沿着河岸散散步、看看风景也非常怡人。

夹杂在众多说得出名堂的博物馆之中,是一个非常小众的圣像博物馆(Ikonen-Museum)。1990年,一位医生把自己收藏的超过八百幅圣像捐给了法兰克福市政府,为这个小小的圣像博物馆的成立打了基础。之后,博物馆渐渐扩张了收藏品。除了十六到十九世纪的东欧圣像,还有一个很少见的埃塞俄比亚系列。我没什么艺术细胞,不太懂东西教会分裂的历史,其实也不懂圣像,只是纯粹觉得好看。之前一次在路上偶遇一家希腊人开的蛋彩工作室之后,就一直对圣像感兴趣。

虽然面对这一条大街,但人流却很稀少。楼里面非常安静。交了4欧门票钱,进入馆内参观。馆里一共只有工作人员两个人和正在参观的三个客人。展厅只有小小的一层半,不过内容可以看很久。除了埃塞俄比亚系列有一部分英文解说以外,其他文字解说都是德语的。另外,博物馆每月有两次guided tour,一次是德语,一次是俄语。

就算不太懂,看了这里的展品也能分辨各国不同的画风。

圣像博物馆门口
埃塞俄比亚的圣像
俄国的圣像
罗马尼亚的圣像

厌倦了一成不变的博物馆、想看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圣像博物馆欢迎你来参观。

地址、营业时间请参考官网:http://www.ikonenmuseumfrankfurt.de/